2050—我们的青春舞台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硬功馆):2050—我们的青春舞台

2017年12月,我在大春那里听到,博士要搞一个科技大会。

2018年3月,第一次参加2050会议,那时候还不叫恳谈会,已经记不清内容,大概是个分工会。我可以向大家保证,开完会80%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干什么的,但是大家就决定要干了!会后,冯导给我们每人做了专访,当时冯导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你觉得2050能做成吗?我们就一个半月的时间,要做一个2万人的大会。”我笃定的回答:“按照现在这个局面,2050已经成了。”

2050,似乎就是有这么一种魔力,一种让人一开始就坚定相信的魔力。

2018年5月,经过志愿者们一个半月的雨中狂奔,第一届2050如期到来。

像新生开学,我认识了非常多的新朋友。像家有喜事,我喊了我身边所有能喊来的人来参加了2050。现在想来,这是我在2050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,仔细思考自己当下所做的各种事情,都是因为2050的蝴蝶效应。

2050,改变了参加的每一个人。

在2050,我认识了拼格的小伙伴,说来也惭愧,拼格和我们在一个办公楼,他们在3楼我在4楼,在同一屋檐下工作生活了1年都互不相识,却因为2050成为了志趣相投的好朋友。我惊叹于拼格小伙伴们的才华,也发现拼格的创始人和我同龄,94年,这让我明白了创业和年龄没关系。

我的“老板”大春在参与2050之后,多了一句口头禅:哎~世界是属于你们年青人的,我们只适合做年青人的垫脚石。说这话的同时配着一副黯然失魂的表情。大春在2050被年青人的力量所震撼,但我知道他不会被折服。因为在我眼里,他也是位年青人,黯然的背后是年青人的倔强。为什么老板加标点符号呢,是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我老板了。

2050之后,我去读了博士的《在线》,有句话令我印象深刻:“今后的50年,我们能为世界的科技发展做些什么?”在这之前,我从来没想过,我能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?2050年青人因科技而团聚会团聚到2050年,如果到了2050年我再回头看,我为科技发展做了什么。

我陷入了思考。我想自己做点什么,会不会资历尚浅,需要再沉淀几年,但我想起了拼格,我想起了博士说,我们都是没有伞的孩子,在雨中奔跑。

是啊,雨中奔跑的孩子是无所顾忌的。

我开始思考创业需要什么,我好像什么都没有。

当时我刚刚搬家,这是我毕业后在杭州第四次搬家了,这次搬家天天有人敲门查证件,为什么这个时代还需要街道办挨家挨户敲门查证?让我意识到这里面信息鸿沟有多深,信息不在线,浪费大量人力、时间。

我想起了大春的口头禅,找他聊了很多租房的痛点,并告诉他想创业的想法。杭州这个城市的流动人口超过本地人口2倍多,我想做一个租房产品,让公安不敲我家门也能知道我住这里,同时能让房东和租客的沟通更高效。

两位年青人,一拍即合。现在他已经是那块年青的“垫脚石”了,并协助我开发出一把“永久在线”的门锁,来实现我的想法。

在第一届2050的时候,我邀请了我大学时期实习公司的领导金鑫来青春舞台听我唱歌。结束后我们去吃夜宵,他告诉我:今天看了展区和几个论坛,我觉得科技才是未来(他之前一直从事演出行业)!于是在一年后,在第二届2050开办时,他已经成为我们公司的COO,他辞去了原来的工作,加入到我的团队。在2050,我们参加足球风暴,他踢到小腿抽筋还不肯下场,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年青人,我们被芬兰队踢了9比0,还到处炫耀,年青!

2050再次展示了团聚的魔力。

青春舞台的炫酷我不再赘述,因为它再炫酷也不及我所认识的这些人重要。在2050,我认识了益达,我认识了舒琨,认识了晓红姐,认识了达叔,认识了光军,认识了陈灵,认识了志良,认识了晨辰,认识了yipei,认识了小楼(在叉车上唱歌真的太酷了),认识了Nina,认识了川哥和seven,认识了sai,认识了小武哥,认识了古显周,认识了端端,认识了舒强,认识了曲鸣姐,认识了梅婷姐,认识了瑶哥(真的很能吃),认识了壮壮,认识了周园俪,认识了邵文,认识了捷敏,认识了世天兄,认识了夏靖老师,认识了裴红姐,认识了新龙大锅,认识了伟鑫,还有我最宝贝的出耘小盆友。。。

2050是我们的青春舞台,我们在舞台上尽情高歌,我们在雨中放肆奔跑,我们都是2050的小种子,在这个生根,在这发芽儿~

青春舞台,明年还来。

2050—我们的青春舞台

关闭菜单